主演过多部韩国最好最卖座的电影,他靠的是什么?拍电影网Pmovie万达电影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为什么日本这么多中文_免费夜夜橾天天橾b_18岁苗族姑娘单身--2020最好看中文字幕视频

按:宋康昊几乎主演过所有当代韩国最重要导演的电影,包括奉俊昊、朴赞郁、李沧东和金知云等人的代表作,堪称韩国最伟大的演员之一。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前,IndieWire记者采访了宋康昊。在这篇人物特稿中,宋康昊回顾了《寄生虫》《杀人回忆》和《我要复仇》等片的创作经历,还提到奉俊昊对影片的把控面面俱到,因此留给演员发挥的空间并不多,但他仍然能在这种限定的框架里找到艺术创作的自由。


万达万达电影电影作者:David Ehrlich


翻译:翰光


来源:IndieWire




当我问宋康昊为什么总是喜欢扮演工人阶级的幸存者万达电影,而不是更传统的英雄类角色时,这位52岁的《寄生虫》主演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微笑:“(韩国)有很多英俊的演员,”翻译传达,“但不包括我。”


这样一个有趣的、自嘲式的回答,正是我们期望从这样一位伟大的演员口中得到的——他出演了多部21世纪韩国最好最卖座的电影,并在该国的首部金棕榈影片中贡献了令人震惊的表演。但尽管他的履历如此光彩,这里仍然存在一个小疑惑:西方观众对他的作品很熟悉?答案是否定的。


有着像锚一样的下颚和清道夫式的咧嘴笑,以及飘浮在鼻子两边的像一对满月一样宽大的脸颊,宋康昊可能永远不会被视为韩国流行歌手。但他的脸却有着无声电影演员那种开放的美;它本身就是一块电影银幕,从一种感觉到另一种感觉,它的盈亏变化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光明的一面是如何在黑暗中投射出阴影的。


在宋康昊的表演中最生猛和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往往是在情绪之间的过渡状态,或是在两种情绪交叠的最高点——当幸福融入恐怖,或责任夹杂着复仇——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世界上最具弹性的导演拍电影几乎离不开他。


《寄生虫》是宋康昊与奉俊昊合作的第四部跨类型电影,但他们此前的杰作(《杀人回忆》《汉江怪物》《雪国列车》)都没有如此依赖于演员同时占据多个不同空间的能力,也没有如此依赖于角色不稳定的自我冲突。宋康昊饰演的金基泽是首尔一个贫穷家庭的父亲,这个家庭的命运在影片中发生了变化,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有预谋地成为一个暴发户家庭的雇员。从那里爆发出来的暴力悲喜剧与奉俊昊执导的任何一部电影一样震撼人心,但宋康昊是这个故事的绝望内核。


在这次少有的纽约之旅中,他接受采访时解释说,他“总是被那些有着熟悉面孔的角色所吸引——这些人以一种在外人看来很普通的方式与生活抗争”。勿庸置疑,奉俊昊在写金基泽这个角色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他最喜欢的男主角(宋康昊),而宋康昊则把这个角色演绎得完美无缺——在尊严和绝望之间摇摆不定


金基泽,一位前司机,想要的只是把他的家人从半地下室——他们像蟑螂一样被消毒雾喷熏的地方——搬到地面上。他代表了从下水道往上延伸的阶级等级中的“空管”,但仍然是社会的底层。这种令人难堪的垂直性只有在工作和交易关系中才有可能被打破,尽管在《寄生者》里,我们看到的是,即使是在同一间房子里的人们,仍然被巧妙地划分出阶级界线。宋康昊表演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如何将这些阶级空间糅合在一起,将高层与底层强力揉捏得像幸福与痛苦、爱与杀戮、生存与复仇一样紧密相连。通过宋康昊,金基泽成为了奉俊昊电影的一个缩影,因为打破边界(情感、阶级和类型之间的界限)之后的混沌是如此的生猛和深刻,以至于它最终阐明了种种类别之间最初的划分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除了奉俊昊,宋康昊与其他几位韩国当代电影巨匠都有着同样丰富而持久的合作关系。“我从来没有和奉俊昊讨论过他是如何使用我的!”宋康昊说,但他承认,他喜欢的导演们“都以不同的方式让我服务于他们的影片”。“奉俊昊、朴赞郁和金知云都给了我各种各样的角色去饰演,而且我发现在这些角色之间切换真的很有趣。”他说。暗指奉俊昊倾向于让他出演地位低下的丑角,而朴赞郁则把实打实地把他塑造成更冷酷的角色,比如《蝙蝠》里的吸血鬼神父。


看过2002年《我要复仇》的观众都知道,朴东劲是宋康昊饰演过最残忍的角色。作为一家工厂的老板,东劲盘旋在一条深不可测的黑暗道路上——他的小女儿被一名聋哑的工厂工人和其激进的无政府主义女友绑架后,他被迫开始了一段电影里最痛苦的复仇故事之一。这部影片是如此的残酷,以至于几乎从一开始就带有自我嘲弄的意味,而宋康昊之所以能让我们相信他是在施虐,是因为——即使是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他的表演从来没有忽视过角色的基本礼仪;东劲的堕落从来没有脱离于他的常人部分,这让他没有陷入彻底的疯狂。


宋康昊太过谦逊,不愿承认他在韩国电影的辉煌复兴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他依旧能够把他的创作放在恰当的影史坐标里去谈论。“我很害怕《我要复仇》这个故事,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他坦白说,“在韩国电影史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电影,但正是这种恐惧让我决定出演这部电影。


宋康昊没料到的是,他把朴东劲成功塑造了当代电影界里最坏的父亲。这是他后来在《汉江怪物》中塑造的令人心碎的原型,在《出租车司机》中消失不见,现在又在《寄生虫》中爆发出来。但可能会是最后一部了,“我不想总是演爸爸!”宋康昊笑着说。“在我这个年纪,我意识到我所扮演的是典型的韩国父亲,他们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所以跟他们的孩子之间有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但说实话,我喜欢自己一个人玩……”


但当《我要复仇》上映时,宋康昊仍在适应他可能会扮演任何角色的可能性。这是在他电影生涯的起步时期,也就是他第一次在洪常秀的《猪堕井的那天》中担任临时演员的六年之后,他就已经非常出名了。他从舞台到银幕的转型,恰逢(甚至是推动了)韩国电影新浪潮的爆发,之后几乎所有的参演影片(例如《胜者为王之阿三》以及轰动一时的《生死谍变》)都大受欢迎,于是迅速积累了大量名气。但2000年的《共同警备区》是其中最成功的一部,它帮助宋康昊认识到他可以把看似矛盾的两股力量扭在一起


这是宋康昊与朴赞郁的第一次合作,也是当时韩国历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共同警备区》是一部扣人心弦的悬疑片,讲述的是发生在非军事区的一场谋杀,以及随后在边境两边的守卫之间形成的简单但感人的联盟。当被问及这部电影的成功是否势不可挡(也许是势不可挡,以至于他和朴赞郁觉得需要用一部敌对的、考虑不周的续集来弥补)时,宋康昊表示反对:“《共同警备区》拥有庞大的观众群,但它标志着韩国意识形态的一个重要转变。大多数韩国人对朝鲜人有着刻板的印象,但那部电影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真实的样貌。他们和我们其实是一样的。”这让他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就是朴赞郁的天才之处——他能够展示出一个和解的方案,所以这部影片巨大的票房成功并不是一个负担,相反,这让我渴望和朴赞郁导演一起拍更多电影。并不是电影都能获得高票房,但能和他一起工作就是我的荣幸。”


《共同警备区》并不是宋康昊唯一一部打破虚构与现实之间界限的电影。他和奉俊昊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杀人回忆》,就让全世界关注到了韩国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案。这部影片经常被拿来与大卫·芬奇的《十二宫》对比讨论,它已经困扰了观众近20年。本月早些时候,一名男子终于承认了罪行。“我很高兴罪犯被抓住了,”宋康昊说,“在某种程度上,我感到很自豪,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


对于宋康昊来说,“模糊不清”并不是最自然的感受,作为一位演员,他更喜欢综合而不是不确定。在限定的空间里他更有可能找到艺术的自由,而且是通过精确的指导,而不是任由他自己发挥。也许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和奉俊昊总是那么天作之合。在《寄生虫》这部影片里,一切都达到了极致的状态:奉俊昊把他影片中的每一个画面细节都设计得非常完善(韦斯·安德森与之相比都像是玩抖音的小毛孩),而宋康昊依旧能在即使是最复杂的镜头中找到一个释放原始生命力的空间。“很多人都想和奉俊昊导演合作,”宋康昊说,“但他们很可能会遇到……困难,因为故事板是非常具体的,然后现场调度中给你发挥的空间也很小,而奉俊昊想要一个与众不同的表演,所以一些演员可能会遇到很多麻烦。合作了20年,我已经习惯了。


《寄生虫》分镜丨拍摄:握不住的灵魂@豆瓣


和往常一样,当谈到他与这一代电影人的合作时,宋康昊流露出了笑容,他很高兴看到这些人都成长为了艺术家和大人物。当被问及《共同警备区》之后的朴赞郁,或者《杀人回忆》之后的奉俊昊,又或者《死不张扬离奇失魂事件》之后金知云(《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导演)是如何走向成熟的,宋康昊只是说“他们都在自己的创作世界里更得心应手了”。对他来说,奉俊昊所追求的精确,让他自己获得了表达的自由,而宋康昊很高兴能帮助他将这种能量注入到电影之中。


《死不张扬离奇失魂事件》


这就是宋康昊先生对自己的终极定位:一个能将黑暗转化为光明的过滤器。在所有他演过的角色中,宋康昊说跟自己最接近的是2007年李沧东导演的杰作《密阳》中的男主角,那是一位性格温和的机修工,试图帮助一个漂亮的女人(全度妍饰演)度过难以想象的噩梦。“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宋康昊说,“我真的很享受创作它的过程。这是一个悲剧故事,但如果你思考这部电影的意义,会发现它并没有那么可怕。我扮演的这个人物很平凡,很现实,但也很天真。”


在他看来,这位机修工就像一朵厚厚的灰云将深蓝色的天空与底下凄凉的世界分隔开来:“我认为‘密阳’这个标题部分是指将这个男人和他周围世界的灰暗照亮的光芒。”


如果没有乌云密布,我们就看不到阳光四射。




END.


投稿/合作:pmovie-learn